文學作品

當前位置: 首頁 企業文化 文學苑 文學作品 正文

父愛無聲

發布日期:2019年06月11日    本網通訊員 李鑫芝     來源:山東能源集團網站

父親是條河,流淌著歲月,訴說人世的滄桑;父親是片海,擎出了太陽,托起天空的翅膀;父親是座山,堅韌的脊梁,播撒大地的芬芳。父愛如山,深沉有力,為我遮擋狂風暴雨;父愛如水,沉默溫柔,為我撫平內心的傷痕;父愛如日,溫暖燦爛,為我照亮心靈最陰暗的角落。

幾年前的春天,我要去外地出差,臨行前,父母替我收拾好東西,送我去車站坐車。車還有一會兒才到,他們和我一起站在車站旁,看著那條通往遠方的路。那時還是初春,路旁的殘雪頑固地堅守著最后的寒冷。北風如刀割在手上,諷刺著我的固執——出門前父親反復提醒我帶手套,我卻沒放在心上。

刺骨的寒風不停地親密接觸著我的雙手,最初的腫脹感退去后手開始發癢,像有無數只螞蟻在上面爬。最初我還想維護一下自己的面子,盡可能地保持風度,面不改色。但是這點出自虛榮心的掙扎很快就在呼嘯的寒風面前敗下陣來。我開始不停地搓手,朝手心哈氣,只是這樣的努力近乎徒勞,雙手上的麻癢開始向上延伸,冷意侵骨入髓,讓我打了個寒戰。

父親看我狼狽的樣子,默默地走過來伸出他的大手包在我的手上。那一瞬間,仿佛有和煦的春風催化了我手中的堅冰,像從冬眠中蘇醒的動物,我又重新感知到了雙手的存在。父親的手心很溫暖,也很粗糙,積年累月勞作形成的老繭帶給我一種奇異的觸感。就是這雙手,掙出了全家人的花銷,鋪就了我的求學之路。那一瞬間,仿佛有一根刺深深地扎進了我心中最柔軟的地方。我眼眶一熱,迅速把手抽了出來,別過頭,沒有再說話。

不一會兒,車來了。我快步走到車門前,回過頭,一眼就對上了父親期盼而擔憂的目光。我鼻子一陣發酸,低下頭,逃跑似的上了車。

出差的日子很快就結束了,我乘車踏上了回家的路,父親照例在站點接我回家。他像往常一樣熟練地從我手中接過沉重的行李,只是原本有些彎的腰弓的更深了。看到眼前的一幕,我心中像被塞進了一個青檸檬,又苦又酸。內心深處的自責和慚愧讓我下意識地上前一步把行李從父親的手中搶奪下來。父親驚愕地回過頭來打量著我,看著父親眼底的黑眼圈和布滿了皺紋的臉,我終于忍不住伸出手去抱了一下父親。父親明顯地愣了一下,不一會兒,他伸出手溫和地、堅定地回抱過來。

那一刻,整個世界都變得安靜了,甚至空氣都凝固起來不再流動。

我突然懂得了父親的愛,是那雙長滿了老繭的雙手,是一次次深沉的目送,是一個無聲卻溫暖的擁抱。平凡的父親,沒有頌歌,沒有壯舉,只有讓我懷念的故事。我應以勇敢的信念,大步向前,用父親的愛,拼搏一個燦爛的明天。

上一條:淺夏之花

下一條:奶奶的傳家寶

政府機構
中央企業
能源行業
主要媒體
幸运农场数字版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