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學作品

當前位置: 首頁 企業文化 文學苑 文學作品 正文

父親的味道

發布日期:2019年06月19日    本網通訊員 ?周永強     來源:山東能源集團網站

女兒四五歲的時候,賴在我們床上不走。媽媽問有什么味道?女兒睜著明亮的眼睛,大聲說:有爸爸味!有爸爸味!

每當想起女兒的這句話我就想起了父親,還有父親的味道。

父親生于一九三八年,五十年代中期,為支援煤礦建設,父親來到了省內一家煤礦工作。一開始當大絞車司機,后來做機修工、配電工,在煤礦干了一輩子,直至退休。

記得在我四五歲的時候,在一個寒風刺骨滴水成冰的下雪天,父親帶我去看電影。我驕傲地坐在父親大金鹿牌自行車的前梁上,身子被父親那件帶補丁充滿機油味的藍色大衣裹在懷里。從兩個大扣子中間的縫隙中,看到父親用右手扶車把,左手輕攬著我。并不時地抬手用破了洞的手套擦著凍得布滿紅血絲臉頰上的淚。時不時低頭微笑著問我:強,冷不冷?冷不冷呀?”并把大衣往我身上使勁地捂一捂。

父親迎風蹬著自行車,行駛在礦區的土路上,頭上冒著熱氣,眉毛胡子上的雪已凝結成冰花。而我躲在父親的懷里感受不到一點寒冷,嗅著父親身上的味道,感覺溫暖又安全。

自行車在顛簸中前行,天空中飄著雪花,我覺得雪花都是甜甜的……

父母養育了我們姊妹四個,上世紀六七十年代,物質貧乏,母親又沒有工作。全靠父親每個月四十三塊五毛錢的工資生活。

每個月的最后幾天,父母都要考慮去條件好一些的鄰居同事家里,或者單位上的互助儲蓄組去借五塊或者十塊錢,我們才能撐過去這一個月。

去之前,父母要在家中反復商量考慮去誰家借,是父親去還是母親去,幾點鐘去合適,去了怎么說,何時能還給人家?為了這個家,他們舍盡了臉面,受盡了難為。

在我人生成長的道路上,父親一直用山一般寬厚的愛包容著我的一切,無論我成功失敗,父親總會在第一時間給我最大的理解支持。

濃濃的父愛一直鼓勵溫暖著我。使我變得自信堅強。但是我并沒有像別人家的孩子那樣,為父母帶來榮耀與享受,深感自責愧疚!

父親因病去世已經十四年了。

看到父親以前的同事或同齡人,我便倍感親切,總想與他們多聊聊。從他們身上尋找著父親曾經的點點滴滴;看電視上有老年人住院的場景,我瞬間就會想起父親在病床上吐血的那一幕。

有時一直在想,哪怕父親臥床不起也是好的,只要每天能看到他,至少我還是個有爸爸的孩子。

七年前的一個下午,我一個人開車在外面,忽然間就想起了父親,情緒瞬間崩潰。邊開車邊大聲叫著:“爸爸,爸爸,我想你!”嚎啕大哭難以自制。

我開車去了安葬父親的墓地,靠在父親的墓碑上靜靜坐著,迷迷糊糊中,感覺又被父親摟在了懷里,仿佛又聞到了父親那熟悉的味道。

如果有來生,我還做您的兒子。

上一條:父親的手

下一條:給安全開個賬戶

政府機構
中央企業
能源行業
主要媒體
幸运农场数字版走势图